淄博新聞網首頁- 讀報- 視頻- 新聞- 時評- 財經- 教育- 科技- 藝術- 房產- 吃喝玩樂- 汽車- 警界- 文學- 圖文- 推薦- 曝光- 專題- 小記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區
炸炮樓被碎石掩埋 死里逃生
激戰時腿中三槍留下六個窟窿
2019-10-15 08:53:50 作者:
字號:   打印

 


  “轟”的一聲,山上敵人的炮樓在劇烈的爆炸聲中坍塌,亂飛的碎石將兩名執行爆破任務的戰士砸暈,掩埋在廢墟之下,其中一位就是現年92歲的老兵邢樂勇。他16歲參軍,隨部隊參加過臨沂戰役、萊蕪戰役等多次戰斗。1947年,在孟良崮戰役中,他的腿部被敵人擊中三槍,無法再參加戰斗才從前線退下來。時至今日,那三槍擊穿腿部留下的六個窟窿印還清晰可見。再回首,這已是72年前的事了。

  炸掉敵人炮樓卻被碎石掩埋

  9月30日,陽光明媚,天氣晴好。記者來到高新區軍屯村采訪老兵邢樂勇。拐進村里插著菜秧架的胡同,就見到一臺輪椅靜靜擺在老人家門前。走進屋里,記者見到老人繃直一條腿坐在沙發上,笑臉相迎。

  “孫兒,她說啥你跟我說,我跟你說了你再跟她說。”怕聽不全記者的提問,邢樂勇喊了他的孫女在中間傳話。言談中,記者得知,出生于1927年的邢樂勇在16歲時參了軍。他仍記得戰場上的危急時刻,是在章丘的一次小規模戰斗中。那是在章丘的埠村,他所在連部的任務是要攻打敵人安插在山上的炮樓,那里駐扎了敵軍一個排的兵力。“我和一個姓孫的戰士帶著炸藥去執行任務,但是炸藥的引信被那個戰友在路上跑掉了,最后一段引信潮濕了,拉了也沒響。”邢樂勇當下一跺腳,又跑回敵人炮樓下,把炸藥拖了回來。沒有引信如何引爆?邢樂勇便同戰友一起在炸藥包上綁了六個手榴彈,再把手榴彈的引信合成一股。“領導說不讓我們送了,我說沒完成任務肯定不行,怎么也得送上去,我堅持。”邢樂勇知道,這是個危險又艱巨的任務。

  炸藥和手榴彈的引信不同,炸藥在拉了引信后還有跑回掩體的時間,手榴彈在拉線以后3秒鐘就響,對于戰士安全撤退來說,這時間實在太短了。瞬間響起的巨大爆炸將往回跑的二人震倒在地,炮樓倒下濺起的石頭土塊,把二人埋了起來。戰斗結束后,二人被戰友從廢墟下挖出,幸運地活了下來,也是因為那次戰斗中的勇敢表現,邢樂勇被提拔成了排長。

  激戰時腿中三槍留下六個窟窿

  當天氣溫不低,陽光剛好照進屋里,但邢樂勇還是穿著厚厚的棉褲接受采訪,他就坐在沙發上,左腿一直繃著。擼起褲腿,記者看到老人的膝蓋處六個窟窿印很是顯眼。腿傷有72年了,邢樂勇下意識地摸了摸膝蓋,笑著說:“早就好了,沒事”。

  據老人回憶,1947年5月,那是激戰三個晝夜的孟良崮戰役。“前一天晚上,敵人包圍了一個村,我們要攻進去,印象中時間很短我就負傷了,當時還沒意識到,槍傷打著不疼。”邢樂勇說那手槍子彈來得又密又快,直到戰友看見他褲腿上有血跡告訴他負傷了,直到他站不起來,才意識到自己是真的受傷了。那場戰斗后,邢樂勇因傷無法跟隨部隊繼續戰斗,才從前線退了下來。

  “下了戰場一看腿上有六個窟窿眼,因為挨了三槍,都把腿打穿了,當時雖然不疼,但過了四五天卻覺得越來越疼。”現如今,邢樂勇還是無法自由行走,坐著的時候,左腿不能彎曲,只能直挺挺地伸著,出門必須要坐輪椅。隨著時間的推移,邢樂勇的殘疾程度也加重了,以前是一級,現在是二級甲等。

  “萊蕪戰役也打得艱苦,戰士們三天三夜沒睡覺,有的戰士上廁所時睡著了,聽到炸彈的響聲立馬驚醒。”在邢樂勇的記憶里,老百姓沒啥吃,部隊更吃不上,那幾年能吃個地瓜干兒就是好的;煎餅要攤著軟棗、攙著米糠,一些老同志是吃著糠煎餅犧牲的;當時同村里一起參軍的戰友有7個,后來陸陸續續都犧牲了……那些一起戰斗的歲月,在老人的記憶里落地無聲卻刻骨銘心,終生難忘。
 

  (策劃:梁天生文/圖記者 董振霞 商萍萍) 

        責任編輯 劉洋
點擊排行
  • 聚焦
  • 時政
  • 國內
  • 國際
淄博文化中心一角 早晨的蓮池公園 秋到齊盛湖公園 攝影愛好者在博山鎮青龍山拍攝紅葉 紅蓮湖的蘆葦
說起小街巷,人們就會想到北京著名的胡同和安徽桐城的六尺巷,因為歷史和故事,北京胡同和六尺巷天下聞名
公益廣告被稱為“社會文明的旗幟,國家理想的標桿”,它傳遞正能量,引領社會風尚,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
關于本站 | 媒體合作 | 廣告刊登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站長統計
魯ICP備 05024485 號 淄博報業傳媒集團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威尼斯时时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