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聞網首頁- 讀報- 視頻- 新聞- 時評- 財經- 教育- 科技- 藝術- 房產- 吃喝玩樂- 汽車- 警界- 文學- 圖文- 推薦- 曝光- 專題- 小記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區
六十年滋蘭樹蕙 一甲子桃李芬芳
——淄博十一中六十年校慶征文選登
2016-12-23 09:46:51 作者:
字號:   打印

 

 

 

 

  校園里的丁香
  □初83級1班 高86級4班校友 隋旭光

   在這北方小城的繁華地帶,擁有一片知名的商業區,整日車水馬龍,人流不息,閃爍著都市霓虹,喧囂著叫賣聲聲。
  這里,對,便是這賣場、食肆及歌廳坐落之處,曾是山東省淄博第十一中學的校園。
  1983年的秋,開學。初一一班班主任賈德祥,一位白發蒼蒼的長者。原以為,這會是一個之乎者也的老叟。不想,賈老師教的卻是代數,工整的板書,不躁的節奏,幽默的言語,常把一堂索然無味的代數課講得生機盎然。
  轉眼,冬了。校園里的第一場雪,是叫人驚喜的。不過半節課的光景,屋子白了,操場白了,教學樓下的小樹林白了,整個世界都白了。我們沖出課堂,只為抄起一把白雪,砸向另一個同學,隨即便是哈哈哈地一陣壞笑。
  外表淡黃的教學樓,墻體已然斑駁。小樹林葉黃葉綠,葉落葉生。熬過秋冬,迎來馥郁。我才知道,這原是一片丁香,雪一樣潔白的丁香。上課的時候,透進教室里的不僅是旭日陽光,常會隨著陣陣暖風,飄進淡淡花香,這段距離不近,亦不遠,春色正好。
  課后,我便去看丁香。枝繁葉盛,不藤不蔓;細蕊薄瓣,不嬌不艷。摘得一片丁香,學做吹起蒲公英的樣子使勁地吹遠,幻想這吹落的花瓣落地生根,多少年之后,又會是一片丁香。
  中學時代的快樂,簡單得清純透明。
  那年那月,學校沒有學生食堂。學校正門對面有一間火燒鋪,每到上午的大課間,學生們做完廣播體操就蜂擁出至,去到火燒鋪瘋搶6分錢一個的肉火燒,只用黃草紙半裹一下,便迫不及待地狼吞虎咽。
  那年那月,各個班級每年會組織春游,看過黃河,爬過泰山,沒有人擔心這安全那風險。老師們決不是沒有風險意識,而是從老師到學生,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
  那年那月,學校整修操場。學校把任務分配到班級,老師把任務分配到小組,學生們一個個就像是領到了圣旨,借锨借鎬借三輪車,沒有一個人講條件,沒有一個人講困難,在勞動中受了傷,磨破了手,也沒有一個人叫苦叫累叫委屈。
  那年那月,曾經喜歡著同班的一個女孩。女孩出身書香世家,秀外慧中,每每故意從她身邊走過,便覺她一如這丁香般迷人。于是我便常去丁香林,拾得片片丁香花瓣,夾在書里。
  學生時代的喜歡,是極簡單的。課間,我常會伏在窗戶上向外看,有時候,是看她跳皮筋,有時候,是看樓下的丁香。看到了,便是喜歡。
  很多人喜愛那一簇丁香,無數的詩情畫意與丁香有關。戴望舒在雨巷里,希望逢著一個丁香一樣地,結著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樣的顏色,丁香一樣的芬芳,丁香一樣的憂愁。于我而言,每次打開課本,在看到丁香花瓣的那一瞬間,總能夠勾起我心中求知的欲望。于是,我便開始發憤追逐時光。
  畢業,沒有貼心掏肺的表白,沒有彼此執手承諾的誓言,只把夾有丁香花瓣的日記本,裝進遠行的背囊,亦把一生中那段最稚嫩的愛情,珍藏在心底。
  一年一年過去。世紀初,母校遷至淄博高新區,校園里的那片丁香林,早已被商地覆蓋。朗朗的讀書聲早已不再,淡淡的芳香,卻仍埋在心底。
  一晃,畢業三十年。又是一個丁香盛開時節,十一中初八三級一班師生聚會,賈德祥、劉振萍、李好忠老師應邀而至。賈老師依然白發蒼蒼,劉老師、李老師身上亦能看到吉祥福態。齊聚一堂時候,我想起母校的那片丁香林,風雨中,一個少年拾得無數飄落的花瓣,虔誠地舉起,由它隨著風翱翔,余香在手,更在心里。
  時光能夠令人淡忘太多太多。忘不掉的,是學子對母校的深情,是朗朗書聲,還有,校園里的那片丁香。

  壯心不已 老樹開花
  □淄博十一中退休教師 馬汀

  說起牟老,既是我的老同事、老領導,又是耄耋之年的同道摯友。牟同先生于淄川區羅村鎮邢家村,1945年參加革命,一生從事教育工作。至1975年調任淄博十一中副書記、副校長直至離休。多年來,我很為他老兩口情深意篤的執著精神所感動。特別是近幾年,他以年近九十高齡,還不遺余力地以詩文總結自己的一生,努力關注著四世同堂的晚輩,熱情洋溢地待人接物。
  首先,他待人誠摯深沉,情深意篤。且看他在《慶祝雨萌賢兄九十華誕》中說的,“四十年代喜相聚,七十春秋情誼篤。”實在難能可貴!陳雨萌、牟同先二老,大半個世紀以來,始終是“牽腸掛肚情如初”、“情絲萬縷敘心曲”,情深似海,天地可鑒。因此,二老相繼迎來九秩壽辰之際,相邀“再盼期頤共慶祝”。這是情誼的結晶,共同的祝愿,也是所有人的祝福。正如他的學生刁立柱先生《寫給恩師——恭賀牟同先老師九十大壽》的結語所言:“壽比南山不老松,圓夢之旅助揚鞭。”這是牟老一生贏來的同道、摯友、晚輩的共同心愿。
  牟老對自己的親人晚輩更不是一個“情”字了得。那簡直是嘔心瀝血、披肝瀝膽。先看他對相伴終生的老伴,他寫了一首古風《劉淑蘭》,歷數其從坎坷艱窘到頤享天倫的一生。“十六嫁到牟家門,種地吃穿一身擔。上敬二老心意到,下看小姑到成年。一家老小心意足,四世同堂心中甜。夕陽余暉光普照,康康樂樂享天年。”他又以《慶結婚七十周年》(1944——2014),做了具體生動的高度概括:
  媒灼之言結良緣,辰寅好合白金年。
  磕磕碰碰交響樂,嘮嘮叨叨樂陶然。
  少時不知情和愛,老來相伴分舍難。
  心曠神怡天倫樂,子孫滿堂譜新篇。
  這些都是他的家人親朋、學生摯友所見證欽佩的。所以,刁立柱先生《寫給恩師》贊嘆,“相濡以沫七十載,白金婚慶喜相連。功不可沒賢內助,夕陽偕首仍共勉。”也正如《淄博晚報》為牟老夫婦所發的專題報道標題所言:“老夫妻七十年,相守情比金堅”。
  再看他對四世同堂的重孫輩,無論嫡孫外孫,不管男仔女娃,都時時關懷備至,一一寫詩贊揚。而且,每每都與我交流切磋,讓我分享他的天倫之樂。所以,我有幸先睹為快,觀察體驗一位耄耋老人的心血、感情和精神。
  先看他對遠在新疆的重孫容兒的《寄語容寶寶》,贊曰:“戈壁灘上一明珠,瑪納斯(河)與淄水通。石河新城連般陽,容兒堪比小羅成。”又無比感慨,“天山雪蓮嬌且壯,萬里牽動祖孫情。”每時每刻都是“容孫縈系在心間,常對熒屏話心聲。”如此深情是時空所難以隔斷的。
  對其身邊的重孫女,則贊許“騰空蛟龍降人間,才女名字叫婧萱。”而對重外孫女王藝涵,則夸贊,“好吃好玩先讓人,從不自私獨占先。”視重外孫白宗順,“‘山君’生來體優壯,威風凜凜虎進門。”在老人的眼里,總是一片生機勃勃,萬紫千紅。
  他的《女兒贊》,既夸贊女兒“保身勝過小棉襖”,更飽含著濃重的幸福感和寶貴的長壽秘訣:“身心和順幸福樂,樂觀長壽比蜜甜。”
  牟老的長壽秘訣更在于他深厚的內動力。他在《老年大學》詩中總結說:“人說六十不學藝,白發攻讀神更爽。”是的,他在離休之后,就在老年大學學過書法、烹飪等技藝,并且力主實踐。他曾在摯友陳雨萌蓋房時展示廚藝,頗受贊賞。今年春節,他還親手做了兩鍋酥鍋全家共享,而且,親自送上門來讓我們品嘗。如此之舉,不一而足,著實令人感動。
  牟老一貫堅持“活到老學到老”、“生命在于運動”的信條。他至今酷愛讀書、藏書,認真研讀。他發現幾個齊國典故是一般成語詞典找不到的,便輾轉查詢到“打牙祭”、“孺子牛”、“二百五”、“吃醋”等八個典故的出處細節。就“吃醋”一典的淵源,他又從張福信編著的《淄博賦析注》中考證到房玄齡祖籍清河郡,生于濟南章丘,成長于齊州臨淄,葬于陜西等細節。最近,他還為了弄清家鄉淄川羅村一處有關宋朝開國皇帝趙匡胤避難的遺址,自己列出調查綱要,不能親臨考察,便讓外孫白濤按圖索驥,尋訪了當地不少老人,寫成了2000多字的《趙到溝的故事》。他又回憶整理了《羅成的故事》、《錦川河之光》、《淄硯的歷史》等史料。他正在籌劃著一本《心語集》,我們殷切地期待著早日問世,更為他這種執著追求、永不停歇的精神所感動。
  就其日常生活也堪為耄耋之人的榜樣和楷模。老兩口都有腰腿疼病,但他們每天都堅持在樓區散步鍛煉。老伴推著童車當拐棍,牟老拄著拐棍艱難行走,從不間斷。牟老耳朵背,他說話更加聲如洪鐘,而且滔滔不絕。我很為他這種“不用揚鞭自奮蹄”的精神所鼓舞。
  牟老一生耕耘在教育園地里。他在《園丁樂》中總結道:“四十三年播云雨,苦中有樂心內甜。”但他也經歷過“浴血奮戰斗敵頑”(《長秋村》)的歲月。所以,他早年的學生孫樹木(原淄博師專校長)有詩贊曰:“烽火敢參斗敵頑,般陽立校首創前。嘔心育人師楷模,德高望重似先賢。”這是最公允的評價和贊頌。
  牟老是一位離休老干部,也是一位始終如一的教書育人的楷模。而且,堅持“離而不休詩寄情”(刁立柱《寫給恩師》),始終自勵自勉,“老驥伏櫪夕陽里,喜看玉兔上青天。”(《園丁樂》)

  這片美麗的土地
  □高50級10班 宋英杰

   當銀白月輝沁浸鑒心湖的湖水,細細的綿雨婆娑齊賢亭檐;當晚風不知撣拂生態園的幾片落葉,星辰明澈了升旗廣場四邊,我想,我愛上了這片美麗的土地。
  ——題記
  所遇同窗
  從一號樓到三號樓的征程還顯得有些遙遠,緣分纏繞指尖,故事已然不淺。
  同披螢黃鎧甲,不語筆戰桌間,猶記那段日子,值周老師的巡查總是很嚴。看到操場上恍惚飄過的身影,腦海中不知憶起曾全力奮斗的誰,亦或是開幕式上共跳的那支舞,宛轉流年。在食堂里是同學們挽著手去買的飯,還記得你說的,盛飯的阿姨總讓你覺得很親切……
  有人說,“同窗是擁擠的人群中,不需尋覓就能捕捉的背影;是嘈雜的操場上,不需分辨就能感知的聲音。”是啊,你們恣意渲染了我的高一青春,愿時光不老,我們不散。
  所見之師
  “不計辛勤一硯寒,桃熟流丹,李熟枝殘,種花容易樹人難。”
  已不算初初所至,卻亦會犯種種的錯。始悟他用經驗許下的預言竟如此應驗,不覺汗顏。他總會匆忙地來與去,是在為我們忙前忙后,“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謝謝你,老班。
  “難以忘記初次見你,一雙美麗的眼睛。”我懷一顆熱愛語文之心,幸運地成為了你的課代表。我忘不了,筆下的花苞在你的循循善誘下悄然盛開;我忘不了,小錯之后你的貼心體諒。忘不了你偷偷塞到我手里的那塊小點心,忘不了耳畔縈繞著的那句“辛苦你了,我的課代表”。那一偏頭的驚艷,溫柔了我的多少時光,謝謝你,語文老師。
  所進之校
  我始終相信緣分早已注定,注定在進校門的那一刻,注定在走入班級的那一刻,注定在那個校服總要多開一顆紐扣的季節與你邂逅。
  像一個長輩,將要護佑我前往夢想的方向,而今你要六十歲生日了,我們怎能不欣喜若狂。這里有我流連的美景,共奮斗的同窗,老師的悉心教導,“優秀就是一種習慣”的目標。
  我們在海棠園的春天種下希望,未來總有一天會收獲繚繞芬芳。就像之前的學姐學長,在國內外創造不同的輝煌。而終將記憶深處,是我們總也忘不掉的,那個叫做淄博十一中的地方。

  我愛上了這片美麗的土地,不僅有曼妙怡人的風光,還有你們的美好,還有紅黃綠校服的羈絆牽繞。
  ——后記

 

  始憶·校慶
  □高49級1班 朱嘯龍

   金陵滿晝,圓心初露,龍舟暫佇,欲說還何處?柳泉畔,蘭雁飛度,星門向天柱。爾來南北東西,朱閣參差戍。千回轉,臨經幽獨,紅萼花千闌珊樹。憑欄檻,望中文沁路,小池乎?懸木澗澗,沉鱗碎碎浮。共剪湖樓畫亭燭,燎書爐,熏香漫齊魯!
  書生才子,莫吟空賦,青鱗凝路,但憶留仙駐!一甲子,曾幾回首,多少風和雨。待日來雄五洲,星君伴五福。韶光度,暗流差互,窈窕緋紅爭無數。驚世語,耀毓秀學府,往回復。伏虎傲嘯,煌煌撼東土。一嘆鴻景怎能無?駕龍駒,三千天涯路!

  你好 十一中
  □高50級7班 李功政

   你好,十一中。
  第一次遇見你,是兩年前,正值盛夏,烈日炎炎。
  那時,是初三時的小中考。懷著忐忑與焦慮,毫不走心地翻閱著一份份資料,被大門隔絕在外,而我,也慶幸于無法進入。準備就考的我,站在你的門外,站在宛若你的護衛般的翠樹下,禁不住好奇地向里探望。視野被層層針葉遮掩,籠覆著,壓抑而又迫切。
  那時,第一次知道高中的校園是那么的廣闊。輕裝上陣,依依惜別手執的資料,緩緩走入你的世界。一號樓、二號樓、三號樓……在慌忙中,只得匆匆覽過你的面容,藍瓦白墻,淡雅而又清素;小池流水,靜謐而又和諧。
  時間的流水緩緩流淌,我順流而行,又一次與你相遇。
  中考,他們說,這不能決定命運,但這是改寫命運的時刻。那天,時陰正好,陽光正暖,萬里晴空下,我又一次遇見了你。因為你的平易近人,放下了緊張與焦慮,帶著打量的眼光環視著你,欣賞著你。這時,才懂得你的廣闊,你的宏偉。緊張的中考在交卷時結束,之后,我逛遍了你每一個角落。從幽謐寂靜的小竹林到廣闊的籃球場、操場,每一絲神經都似被你所震撼,漸漸平穩了每一個躁動的細胞。
  最后一天下午,與你別離,沒有太多情感,你不過是我生命中稍染淡墨的一筆。走之前我不過是又環顧了你的面容。再一次踏入那個如同秘密花園般的小竹林,有一次坐在池邊,坐在亭里,靜看流水緩緩流淌,仿佛天地間只余你我,沒有喧囂,沒有紛雜,就像是你本就該如此般淡雅清素。
  時光荏苒,距離中考已經過去好久了,我又再次踏入你的世界,留下我的足跡。
  你好,十一中,我來了,我的人生將打上你的印記。
 

  60載春秋 60年輝煌
  □高50級14班 乍鑫雨

  60年前
  您懷揣著眾人的希望來到這世界
  沒有光鮮的外表
  沒有艷麗的服裝
  只憑借一顆淳樸的心
  堅守著只為教書育人而生的信念
  依然矗立在自己的一方土地上

  不曾有過疑惑
  如此執著的結果是什么
  您只是相信
  學子能夠實現夢想
  便是最好的報答

  書聲朗朗
  卷氣飄香
  莘莘學子沉浸在知識的殿堂里
  憧憬著未來的摸樣
  當初 是您
  用寬廣的胸懷容納了這群不諳世事的孩童
  如今 又是您
  為我們明確了做人的方向

  時代的更新改變了您的容顏
  卻無法讓您將使命遺忘
  走過了60年的風雨征程
  那份最初的執著如今已成為不可撼動的信仰
  多少個日夜風雨無常
  輪回的四季您一如既往
  從此
  我們沾染了您的氣息
  繼承了你的倔強

  60年前 您背負著眾人的希望而生
  今天 您依然承載著一代又一代人的夢想

  如果有一天離開這里 我依然會記得
  有一座殿堂——母校
  那里書聲朗朗 卷氣飄香

 

  淄博十一中六十華誕頌
  □淄博十一中退休教師 張峰山

  興學共青南營村,建校及今六十春。
  幾輩園丁傾心血,數屆學子建奇勛。
  桃李九洲競才華,弟子四海展風韻。
  欣逢盛世業興旺,喜奔小康志奮進。

 

  六秩風華憶恩師
  □淄博十一中學初74級 高76級校友 張增

   讀2016年11月15日的《淄博日報》,有一篇《老風玉聲自激揚》的文章,仔細拜讀,原來是老師哥柴洪德先生為紀念淄博十一中學六十周年校慶撰寫的回憶馬汀老師的文章。我從柴師哥的字里行間,很快找到了我中學時代的感覺。腦海中,很自然地憶起我在十一中學求讀時的一幕一幕,特別是對班主任馬汀老師的記憶愈發明晰……
  我是初74級、高76級的學生。說實話,馬汀恩師給我的第一印象并不怎么美好。滿腮胡渣,呆板的中山裝,沾著泥巴的黃軍鞋,騎一輛纏著膠帶的大金鹿,30歲出頭的人臉部更顯出時光的痕跡。與時任副班主任,英語老師教體育的李建德老師和馬來西亞歸僑,教英語的黃良眾老師相比,確實有點土。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越來越喜歡馬老師,越來越尊敬馬老師,以至于已年近六十的我,仍然在談起馬老師時,一種敬佩之情油然而生。究其原因我想至少有二。
  一是馬老師不誤人子弟。敬業愛崗,傳道解惑,是老師的天職,但在那個年代,能做到盡職授課實屬不易。“批林批孔批周公”、“反擊右傾翻案風”等名目繁多的政治運動一浪高過一浪;批“克己復孔”、批“馬尾巴的功能”等名詞更充斥在課堂之中。許多老師都不敢認真教學。但馬老師卻反復告誡我們班的同學,學生當以學習為主業,書到用時方恨少,而且竭盡其精力,循循善誘學生們提高自覺學習的熱情。雋秀的粉筆字,豐富的歷史典故,無不顯出這位文革前大學生的真才實學。待到我們畢業之際,正趕上恢復高考之時。當年十一中應屆畢業生共6個班只考取了7名本科生。我作為班級的團支部書記,與班長劉春生雙雙被錄取本科醫學院,同時還有4名同學考入中專,成為被錄取學生最多的班級。學生以良好的成績回報了馬老師嘔心瀝血的付出。今天,我已成為一名國家三級主任醫師,要不是有當年馬老師和十一中學的培養,我豈能有今天?
  第二,馬老師愛學生如己出。那個年代,師生關系有點不太和諧和友善。黃帥、張鐵生是學生的偶像。很多學生以批“師道尊嚴”為榮。作為剛出“牛棚”的馬老師,卻能深明大義,對待每一位同學都不拋棄、不放棄,真如父母般呵護,從而我們建立了良好的師生關系。記得有一年冬天,我們班同學去位于南定翟家村馬老師的老家參加與村民的聯歡晚會,那時上有老、下有4個孩子、對象又沒有工作的馬老師生活相當拮據,可馬老師還是盡其所能,給我們拿出最好的飯菜招待我們。正是有了和諧的師生關系和正能量的班風,我們班文藝、體育樣樣不落后。畢業時的聯歡一直持續到今天的同學定期聚會。所以我一直謹記馬老師的耳提面命:團結出成績,團結就是力量。
  正是有了無數敬業的馬老師們,我們淄博十一中學才人才輩出,桃李滿天下。正是有了十一中良好的文化傳承,我的母校才屹立在淄博大地令學子們驕傲。愿我的母校明天更美好。

        責任編輯 畢捷
  • 相關新聞
點擊排行
  • 聚焦
  • 時政
  • 國內
  • 國際
淄博文化中心一角 早晨的蓮池公園 秋到齊盛湖公園 攝影愛好者在博山鎮青龍山拍攝紅葉 紅蓮湖的蘆葦
說起小街巷,人們就會想到北京著名的胡同和安徽桐城的六尺巷,因為歷史和故事,北京胡同和六尺巷天下聞名
公益廣告被稱為“社會文明的旗幟,國家理想的標桿”,它傳遞正能量,引領社會風尚,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
關于本站 | 媒體合作 | 廣告刊登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站長統計
魯ICP備 05024485 號 淄博報業傳媒集團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威尼斯时时彩计划软件